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岁寒三友的博客

岁寒三友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老屋后的河……  

2010-03-05 12:15:13|  分类: 他山之玉(转载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gushanglaofo《老屋后的河……》

 

引用

gushanglaofo老屋后的河……

老屋后的河…… - gushanglaofo - 沽上老佛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故里情思之二

 

 

  一生中,我走过无数条大大小小的河,然而,时常在我梦中流淌的——却是家乡老屋后的河……  

曾经,我沿着古老的黄河逆流而上,走山西,跨内蒙,过银川,穿兰州,奔青海,披一身黄土高原那古朴苍凉的风尘,追逐着“信天游”与“花儿”穿云裂帛般的情谣,怀着一颗虔诚朝圣的心,去探寻“中华文明摇篮”的源头。

也曾经,在雾都的朝天门码头登舟,沿浩浩长江而下,过涪陵,宿“鬼城”万州;朝游奉节,在神女峰下凭悼三国英雄;而后于瞿塘峡口入夔门,乘“东方红”号走巫峡、兵书宝剑峡、西陵峡……踏破长江万里浪,于万峰拥簇的悬崖绝壁间,去追忆那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”的古之幽思。

曾经,在冬日残阳的余辉里,我站在冰雪皑皑的额尔古纳河畔,远眺草原雪野村庄屋顶上飘荡的袅袅炊烟,享受着北疆傍晚那令人迷醉的祥和、宁静……

也曾经,在木棉花开的黎明,我漫步在浪花欢跳的万泉河边,踩着春雨后飘落河滩的落英,耳边聆听着黎族浣衣少女的捣衣声,我的心沉醉在弥漫着南国花香的晨光里……

……

一生中,我走过无数条大大小小的河,然而,令我梦魂萦绕的——却是家乡老屋后的河……

 

家乡老屋后的河是条无名河,她很小很小,宽不过数十丈,长不过七、八里,准确的说不应称为河,叫她小沟儿或小溪则更贴切。她象一条调皮的小青蛇,从绿烟笼罩的青纱帐里钻了出来,摇头摆尾,曲曲弯弯,贴着我家老屋后的菜园,悄悄地穿过村庄,一头扎进浑河故道那滚滚浊流中。

老屋后的河是季节性的河。她没有源头,只是由本地的雨水汇聚而成,。因此,她随着雨水的大小多少,一年四季变换着她的容貌与身姿:春天里,她一湾细流如线,盘绕在生机勃勃的原野,象思春少女心中那缠绵的情丝,扯不断,理还乱;夏日里,暴雨来临,她则象个醉酒的大汉,仰卧在绿野碧草中,一任疾风挟裹着激流,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滚过,而他却酣然不醒;当南归的雁群在万里晴空中唱响第一声秋啼,被秋风梳弄过的原野,一夜间变得金黄,老屋后的河也被秋色染得浓了。明晃晃的秋阳下,如镜般的河水中,游鱼往来穿梭,追逐着长空倒映的白云与雁影;河岸边,清脆的鞭声伴着悠扬的牧笛,与村庄里的犬吠鸡鸣此起彼伏,把一河秋水都搅得悠悠颤动起来;立冬后,料峭的寒风送来第一场雪,清晨醒来,天地间一片银白;扬扬洒洒的雪花,使茫茫雪野变得神秘而空溟。此刻,老屋后的河早已断了流,干涸的河床上,只留下大大小小、深浅不一的冰潭,好似一把断了线的珍珠,被人遗落在雪野间……

我爱家乡老屋后的河,爱她春天里的妩媚,夏日里的雄浑,更爱她秋阳下的明澈,雪野中的苍凉……

我爱家乡老屋后的河,不仅仅是因她那四季变化莫测的丽景,更是因为在她那流淌着的悠长岁月里,浸泡着我童年的所有汗水、欢乐与苦涩。

每当我忆起家乡老屋后的河,我童年那一幕幕生活画卷,就会伴随着那淙淙流水,浮现在我的眼前:

 

——春天,黎明

暑色微露,父亲便早早把我唤起,顶着西半天那即将消沉的一钩弯月,揉着惺忪的睡眼,来到老屋后的河边。我用铁锹铲开菜畦的畦口,父亲则用柳罐儿一斗一斗地把水从河中提上来,在把水倒在挖好的垅沟里,水便顺着垅沟,缓缓淌进菜畦,浇灌着干渴的菜苗儿。待河水把采畦灌满浇透,我便把畦口堵好,再打开另一个畦口……

此刻,在这寂静的黎明,除了父亲那沉重的咳声和柳罐打水的“哗啦”声外,我还仿拂听到了春苗儿灌浆后那拔节的声音。那声音天籁般美妙,因为,她是父亲和我的希望……

 

——夏天,雨后

一场急风骤雨冲走了沉闷的暑热与烦躁,风消雨霁,整个村庄便喧嚣起来。村庄的每一个角落,都同时响起叮咚的水声。四面八方的雨水,沿着大大小小的沟溪,向老屋后的河汇集,老屋后的河便变得宽阔和雄壮起来,滚滚的浊流打着旋涡,奔涌而下。这时,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走出家门,来到河边。男人们急忙选择水流湍急的坡坎处,取土围堰,并取来苇帘或竹筛,下在围堰处。那大大小小的鱼儿,便被湍急的水流冲击得直泻而下,争先恐后地落如苇帘和竹筛中。老人和女人们则卷起裤腿儿,提着鱼篓儿或木桶,下到水中,忙着捞鱼,阵阵欢笑声,把老屋后的河搅得沸腾了起来……

每当这夏日雨后的傍晚,随着家家户户屋顶上的炊烟飘散,那一阵阵诱人的熬鱼香,便从各家各户的窗口飘出来,弥漫和笼罩了整个村庄。

我喜欢这夏日雨后的傍晚,不仅仅是为那捞鱼的欢乐和诱人的鱼香,更是因为我喜欢戏水。当男人和女人都陶醉在自家的收获里的时候,我和村子里的小伙伴儿们,早已脱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,象一群拔掉毛的小鸭子,嘎嘎欢叫着跳到拧着旋涡的急流里,然后,便各显神通,你追我赶,你打我闹地戏耍起来。

河边长大孩子大都有一身好水性,而且都是无师自通。虽然,他们的泳姿不似专业游泳运动员那么受看,也不分什么蛙泳、叠泳、自游泳,但却各个象鱼儿一样,不管水深浪急,在水中翻腾旋转,往来穿梭,如履平地般自如。孩子们的“水仗”越打越激烈,把老屋后的河都搅翻了,水花四溅,水柱飞射,招惹得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围将过来,为自家的娃儿摇旗呐喊,站脚助威。有几个半大小子见有女人站在岸边,便发起坏来。发一声喊,猛地翻身仰躺在水面上,把那一条条尚未成熟的男性之根,齐刷刷地翘向雨后的晴空,然后便一动不动地在水面上漂浮着。这举动,顿时招来中年女人和小媳妇儿们嘻嘻哈哈的笑骂声,而那些尚未婚嫁的女孩子们,则羞得双手捂脸,扭头跑开了……

 

——深秋,黄昏

残阳坠落进千里堤畔老河柳树梢儿上的喜鹊窝里,把最后一抹儿霞辉涂抹在老屋后的河面上。沉静明澈的秋水,就好似被人泼进了一桶胭脂,在落霞的余辉映射下,闪着粉艳艳的波光。河边的果林里,一串串又大又圆的果子,挂在树梢儿上,把果枝都压得弯垂下来。秋风拂过,果枝摇曳,浓浓的果香飘过原野,把老屋后的河水都熏得象陈年的老酒,清醇醉人。收获归来的乡里人,放下筐篮或背篓,在河边洗去一天的风尘,喝一口甘甜凛冽的河水,顿感神清气爽,疲惫顿消。按奈不住心头的喜悦,一曲曲乡歌便涌出喉。

歌声一起,河对岸的坡坎下便有人相合。于是,在这金色的秋天里,在这飘漾着酒一般果香的原野上,四面八方都响起了歌声。歌声此起彼伏,或高亢粗放,声裂锦云;或低廻婉转,缠绵俳佪。仅管这些乡谣俚曲词俗调儿野,登不得大雅之堂,但它确是发自于歌者之心。它唱出了农民真实感受,唱出村里人丰收的喜悦,唱出了村民对原野、土地、河水那深厚的情怀,同时也唱出了他(她)们心中那原始而质朴的爱情……

 

——冬日,午后

北方的冬天,万木萧条,冰封雪冻。空旷的原野上,只有那刺骨的白毛风,卷起土地上的积雪,肆无忌惮地尖啸着漫空里飞舞。老屋后的河早已断流了,那大大小小大坑潭,早已结上了厚厚的冰。一夜间,村庄也被茫茫大雪掩埋了起来。

在这冰冻三尺,数九寒天漫长的“猫冬”季节,劳作了一年的村民们,终于可以放松了心情,尽情地享受着这冬闲的美好时光:男人们聚在生产队里场屋那烧得滚烫的土炕上,请来邻村说书的黄瞎子,炒上一锅噴儿香的黄斗,烫上一壶自家酿的“地瓜烧”,吸着那辛辣的旱烟,听黄瞎子用他嘶哑的声音说古。女人们则互相串着门儿,仨一群儿倆一伙儿地凑在一起,或斗几把小牌,或一边纳着鞋底,一边数说着生活的艰辛,或是东家长,西家短,夸着自家的孩子,骂着自家的男人……

午后,肆虐的风雪终于停了。似呼刚刚睡醒的太阳,打着呵欠从云层里爬出来,慵懒地挂在中天。阳光下,一座座顶着厚厚积雪的房屋,星星点点地散落在雪野上,远远望去,就象从雪里钻出来的一朵朵小蘑菇。

憋闷了一天的孩子们,此刻都跑出家门。穿红挂绿的女孩子们,一边扫着自家院子里的雪,一边堆着雪人,打着雪仗,嘻嘻哈哈地欢笑声,在这雪后的晴空,显得越发清脆。

男孩儿们则不肖与女孩子们玩这种小儿的把戏,他们有自己喜欢的游戏。小伙伴儿们纷纷抗起早已准备好了的冰车儿,一窝蜂似地涌向老屋后的河。他们扫除河上的雪,然后,在平滑如镜的冰河上,或飞快地滑着冰车,或用绳鞭抽打着飞旋的“汉奸”(打陀螺)……

……

 

一生中,我走过无数条大大小小的河。那些名江大河,或险峻雄奇,或波澜壮阔;或瑰丽多姿,或妩媚缠绵……我曾一次次面对那些千姿百态的河,发出心中的感叹,感叹大自然的秀美,惊讶造物主的鬼斧神工。然而,随着岁月的流逝,那些曾使我热血沸腾的名江大河,早已如过眼烟云,在我的心中模糊不清了,只有故乡老屋后的无名小河,始终使我无法忘怀。仅管我已离别故乡几十个春秋了,仅管去岁还乡,见到老屋后的河,由于多年的干旱少雨,早已干涸得面目全非,丒陋得象一条被阳光暴晒后干瘪了的蚯蚓,可是,她仍然每每在我的梦中出现,而且仍然似儿时一样,一年四季变换着容貌与身姿。

呵!使我牵肠挂肚永远无法忘怀的故乡老屋后的河,你在我的梦中永远流淌不息,伴我走向生命的终点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老佛草毕于沽上般若山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年9月7日星期五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