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岁寒三友的博客

岁寒三友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舍得词学基础讲座手记(三)  

2010-08-14 10:52:55|  分类: 学习资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大家晚上好。今天继续做《舍得词学基础讲座之三》。因为今天涉及的内容相对多了点,时间会略长,希望各位多加谅解。我讲座历来的原则是“就低不就高”,尽量面对初入门者,所以希望尽量说的明白一些,这样难免有时话会说的罗嗦点,也请各位诗友给予海涵,呵呵。

 

关于词的一些理论杂说,史上数不胜数。我们可以看到宋以来的各种《诗话》《词话》以及各种杂评不胜枚举。我们前两讲粗略地谈了一下词的来源以及诗和词的大致区别之处。我们还对词的一些特性做了介绍,主要是强调词的音乐属性。虽然我们现在所见到的各种词牌,其曲调早已不知所踪,但是,我们仍然要记住“词”的本性是离不开音乐的。虽然我们现在更多的是在文字上对“词”进行艺术上的注重和提炼,更多的是追求文学上的风采,但是,其乐理乐感的成分仍然是词的本源。如果不懂得这个本质性的意义,那么,用再华丽的辞藻堆砌出来的词,也会全然失去词之风味,不成其“词”了。相关词学上的理论论述,我会在其后每一章节上综合讲解的,我会结合具体的词作的赏析点评来阐述的。下面,我们直接进入大家都比较关注的主题——就是“如何填词”。

 

如何填词,仔细想来,这个问题其实挺伪的,就形同“如何写诗”那般幼稚。写诗需要技法吗?需要!可教吗?不可教。写诗,只需要知道规则,了解规律,然后多去赏读前人作品,自己再去多写多练,技法自然就会形成了。填词同样如此。那些《教你如何写诗》《如何填词》的文章书籍,同样教不了你真实而实用的东西。最多告诉你一些体裁上的规矩,寻常该注意些什么事项,一些前人用过的什么手段。没有足够的知识底蕴,该不会写还是不会写。讲诗说词的教材遍地都是,真正的良丹妙药有吗?没有听谁说看了一本《秘籍》之后就成了“神笔马良”了。所以,我们的注意力不是集中在某一种“技法”上,更多的是要对写作的规则规律的认识和熟练掌握上。对体裁性质的深刻理解,对前人例作的大量阅读和分析,以及多去写作,不断推敲和思悟,才是我们的必修课,才是我们修学词道的正途。这样,我们就会无形中拥有自己的写作“技法”,进而形成自己不同于其他人的作品风格。

 

帮助大家走上这条修学之道,帮助大家能形成自己独立的作品风格,这才是舍得讲座所追求的目的。好,我们现在先了解一下“词”的基本构成和基本要求。

 

整体上看,词的构成有以下几个元素和层面:境象、情性、意蕴、神韵、风采。

 

1,这里说的“境象”,其实就相当于我们在讲解近体诗时说的“意象”。构成词境的材料,有景、物、事、理。按唐人的说法是“景、心、风、色”。这“境”不能单纯看做是仅指风景或外物,它也包括“事”在其中的,事件、故事、细节、景物等等。对于境象者,人常说它是文学的“最外层”,实际上也不完全正确,有时候,一“事”本身可能就是“词眼”所在,所以,境之展现不仅是词之外貌,也可以能是词之要点,这是要灵活看待的。

 

2,情者,可以理解为情趣、情感、情致、情味等等。诗词的本质就是咏情之体,那么这个“情”字理所当然就是词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。前人言说“缘情而绮靡”,谓之情也。“吐纳精华,莫非性情”,也是情论。人常说“诗言志,词言情”,情之于词,乃神之于体,无情之句,难以为词也。

 

3,意蕴,包括意旨、意图,旨趣等等,它接近于“理”,这里说的“意”就相当于词章的中心思想所在吧。其实说这三样“境”“情”“意”,是没法严格的分开的,它们应该属于一体的,或者说是词之神体的不同方面。这些要素的构成体现了一定的词的境界、风度、文采以及气格,也就是说形成了词的意境所在。王国维的《人间词话》起篇就说“词以境界为上,有境界,则自成高格,自有名句”。我们说词的构成,没有说词是由哪种文字格式或曲调格式的构成外型,而只是从其神韵处说起,这是针对词这种特殊体裁的特殊性而言的。

 

不要把这些概念看成空泛的论调,在赏析前人词作时,我们可以认真揣摩其中的风味和意境,品味其带来的美之享受,进而可熏染我们的美学细胞。培养成良好的审美习惯,自己下笔写作也会自然地神采流露。那么同此理,对倚声填词的基本要求,也是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的。我们主张:填词者,填写时当胸襟鼓荡,淋漓尽情。当意蕴内涵,心境空明。当写照传神,事语奇妙。重要的,是要雅俗共赏,不装深沉,不落俗套,方为好词是也。下面分条说明一下,以求与同道者商榷交流:

 

1,词气堂正,腔调介于雅俗之间。怎么理解这里说的“雅”和“俗”呢?在舍得做《古诗漫谈》讲座时介绍了,自古来,诗为风雅之体,尤以“雅”为诗之正格。词和诗的不同点,其实更多地也体现在这个“雅”的有无之处了,诗为风雅之物,词承其风格,淡薄于其雅也。那么这个“俗”呢,就是指着“曲”而言吧。“曲”我们泛指元曲而言,其文体直白多俗,市语颇多,所以谓其为“俗”。词,正好介于二者之间。不及诗之雅,不似“曲”之俗。词人难做,也难在这里了,呵呵。既要别与诗,也要别于曲。宋时的李之仪说过:“长短句于遣词中最为难工,自有一种风格,稍不如格便觉龃龉”。“上不似诗”,上不必象诗那样直言其“志”,“下不类曲”,又不能只象“曲”那样娱乐于人。

 

2,词要追求一个“妙”字。这个“妙”字可能只得各自意会了。还是综合诗和曲之长而发挥吧,妙者——美妙、神妙、精妙、巧妙、绝妙也。那么词中之“妙”从何来呢?严羽在《沧浪诗话》中云:“诗有别才,非关书也;诗有别趣,非关理也”。我想,这个词之妙点,更在于其“别才”和“别趣”之处吧。这所谓的“别才,别趣”,其实就是指超脱理性范围的形象思维而言的。如果朋友们喜欢,待稍晚些时日,舍得拟对《沧浪诗话》做一专题讲座,严羽之诗学思想,深得文学之精髓,深暗诗歌学之要旨,可学之。词之“妙”是一种境界,在后面的学习中,我们还将继续探讨,慢慢体会吧,但愿学词者都能有所妙悟为上。

 

3,情与景的关系。关于情和景,我在做近体诗基础讲座时,以及在做诗作点评时曾经大量说及到。景色的描写,实际上就是对情之抒发的铺垫,景色是为情(意)而设而造而铺的。情与景的关系,可参见舍得近体诗基础知识讲座之九(意象和意境)。在这里要强调的是,如李渔所说的“要说的情出,要写的景明”,也就是说,关于“情”的描写,要表露的出,要让人看的见,可以多一些婉转,但务必要少一点晦涩。晦涩一点,于诗而言有情可原,但是于词而言,是不合理的。关于景色描写,要清亮,要明晰可见,少借隐喻,可以变化,不可以引申。

 

现在把李渔在《窥词管见》中的相关话列出,供大家商榷:“作词之料,不过情景二字,非对眼前写景,即据心上说情,说的情出,写的景明,即是好词。情景都是现在事,舍现在不求,而求诸千里之外,百世之上,是舍易求难,……安得复有好词?”。

 

若情和景真要很好地融合在一起,不论是写诗还是填词,均是上佳之作。填词之景色,要的是那种“摇荡性情”之景色,如何品味,则各自省得吧,呵呵。

 

4,填词写作要扣题。这是行文的一般基础要求,填词照样不例外。对此不多言了。

 

5,情与理融,不滞于理。这里再引用前面《沧浪诗话》里的话“诗有别趣,非关理也”。怎么说呢,填词取趣,不能在词里给人讲大道理,词这东西,不是你用来进行教育人的工具载体,如果你填的一阕词里,大道理摆了一大堆,用词的形式给人上政治思想课呢,那你就废了。传说中的“老干体”被讥笑为不仑不类之体,就是这样原因。写诗喊口号,填词来说教,一看就令人生厌。概因为,这些老干体的作者们,只认识这诗呀词呀的外形,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就用,根本就不知道这诗词之品位高下。看到一匹千里马,他不识得,却牵来推碾子拉磨使用了,呵。

 

词者,“所谓不涉理路,不落言筌者,上也”。其实,填词一道,不是就不讲道理了,那要辨证地理解什么是理?怎么来讲?“说的情出,写的景明”,实际上这“理儿”自然就在其中了。这道理前人也早就说明白了,看《贞一斋诗话》(清·李重华)里说的就非常到位:“情惬,则理在其中矣”。

 

6,词的语言风格。要求很简单——贵在清新。舍得论词,常说到词语要“清浅”一些为上,清者,使人气爽而畅。你想啊,词的本质是配合曲子可以唱的,你呜鲁巴突地说些浑浊晦涩而生涩的字眼,唱给谁听?谁听的懂?词语一经口出,人即能听的懂是最基本的。说到这,还要提醒一下注意,要谨慎对待“同音多义字”的使用。这就是我所说的词语要“清浅”的意思。不追求高雅华词类于诗赋,但又浅而不俗,有别于曲。语言使用,要注意斟酌的,只是合辙押韵对上词谱了还不算完事,要掂量一下是否有“清新”之气。

 

7,最后再说一下填词要忌讳的“三气”吧。一是“道学气”,二是“书本气”,三是“禅气”(神秘味道,参禅悟道的味道)。这几条应该不难理解,这几样都不符合词之味道的。填词之时,要注意一下别沾上这“三气”为好。

 

好,到此为止,我们对词的基本概念及风格特点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了。我们更多人的目的不是仅仅了解,我们更需要知道如何去填词,填词应该具体的遵循哪些原则和注意事项。常见的思路和方法是什么?这是我们下面要讨论的。词的做法,和写诗有相似之处。但是真要着笔来写,则必须依附词调了。每个词调,在片数、句数、字数、用韵以及平仄等,都有自己的独特的要求。一个调一个样,几乎没有完全一样的。调儿多,式样繁多,不象诗那样只有律和绝那么简单。

 

写诗的时候,还要首先考虑的是选择用七律写还是用七绝或五绝来写,有一定的选择呢。填词,当然首要考虑的也是选择词调。这和写诗时选择律或绝是一样的。但是,不同之处是考虑之点要复杂的多。近体诗有五种格式(七律、七绝、五律、五绝、排律),算上古体诗或楚辞等,也是可数的。词,则有二千多种格式,几乎到了多不可数的程度。所以,这量变到一定程度就会达到质变,词之调的选择,当然就格外重要了。择调,就是选《词牌》,择调的目的是:择腔、择律、按谱、押韵(杨守斋语)。

 

这里,我再借用一下龙榆生的相关论述:“填词为倚声之学,不但它的句度长短,韵位疏密,必须与所用曲调(一般叫做词牌)的节拍恰相适应,就是歌词所要表达的喜、怒、哀、乐,起伏变化的不同情感,也得与每一曲调的声情恰相谐会,这样才能取得音乐与语言、内容与形式的紧密结合,使听者受其感染,获致‘能移我情’的效果。”对于择调,初学填词者要遵守“取径宜慎”的原则。说到这,还是强调词的性质的音乐属性,杨守斋曾言:词欲协音,“腔不韵则勿作”“律不应,则不美”。每腔每调,则都具有其独到的情感意义,我们常说的一个词儿是“声情并茂”,有什么样的情,就会发什么样的声(腔),情借声以达之。

 

词调就相当于声,我们填词的内容就是情,声情配合是必须的,第一步,当然是要选择好“调”(词牌)。总不能欲言喜事而取哀声吧?以《钦定词谱》为例,八百多个词牌,二千多个格式,我们想全都记住很难,其实也没必要,就算全都能背下来,也不代表你多厉害,只能说你很用功,也很傻。建议喜欢填词的朋友,要熟悉记住几个自己喜欢的词牌,了解它的来龙去脉,知道它属于什么性质的腔调。最好是典型的能分别代表各种情致的调子都选择几个来熟悉它,甚至熟记于心。这样,使用起来很方便,不用花费精力现去查词谱,想填便填,情思诗脉不被(查词谱这类的杂事所)扰乱,何其快哉!

 

据前人经验总结,填词之法有个“三步曲”。第一步,就是构思、立意和取材;第二步,注重长短的结构与离合;第三步,则是完善词的文采、音节和色调。今天就从第一步来说起——词的构思立意、取材。

 

朋友们大多都看过《红楼梦》吧?也许会记住林黛玉和香菱论诗的那一段,黛玉说:“词句究竟还是末事,第一是立意要紧”,这话,当然是曹雪芹借黛玉的口来表达的他自己的观点,但是,这话也非常恳切。“做诗要先下意。诗之有意,如人之有骨。人而无骨,行尸走肉也”——这是清代的学者王楷苏的言论。关于诗词的立意,舍得也有自己的言论,请参见舍得的讲座手记《近体诗写作的立意与谋篇》一文。现在结合词的特点,综合诸多前人的一些论述,对此之“立意”分述如下,以求诗友之商榷:

 

1,立意要深,用语清浅。我们赏析诗词作品时,强调这样一个观点,意深语浅,乃是佳作。前面我提到的填词的词语要“清浅”也是指此而言。我们看一下马致远著名的小曲《天净沙·秋思》,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。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不做其他分析,我们只看他的用语,没有生涩之字,没有艰深的词语,多么平实的字句,可是,却生动地勾画出一幅羁旅荒郊图,其境远也,其意深也,寥寥数字,意蕴深远,结构精巧,平仄起伏,顿挫有致,音韵铿锵,直贯灵心。……言简意深,是写诗填词的最高境界。“意贵深,语贵浅,意不深则薄(浅浮,浅薄)”“意深义高,虽文词平易,自是奇作”。不妨再看一下我们熟悉的李白之句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,这语言之浅白,刚会说话的小儿都可以朗朗上口,可是这浅白之字表达出的内蕴含义,却牵动无数漂泊思乡人的心肠。

 

这一点说的多些,主要是看有些朋友写诗填词,总喜欢去找那华丽无比的词汇,反复地堆砌,表面上一看,哇,这词好靓!再仔细一品,除了语病之外,啥都没有!返朴归真,才是大道,别去总琢磨找那些花哨词儿了。意深,不在词的华丽之处,而在于词的组织运用上。

 

2,立意要新,不点鬼簿。说句白点的话,就要是有点个性。写出来的东西,别人一看就是你张三的,不是他李四的。独立的风采和个性,就是新意!我们这里再借用《窥词管见》中的言论,以述其义:“文学莫不贵新,而词尤甚,不新不可作。意新为上,语新次之。……所谓新意者,非于寻常见闻之外,别有所闻所见而后谓之新也”。

 

3,词意真切,浪漫写实。词家常说的是,填词之道须“随事命意,遇景得情”。凡事讲究个真。前面提过的“要说的情出,要写的景明”,就是对真实的描述。景明而真,情切而真。情出肺腑而非虚伪强构,真情流露,不求而自工。人皆说诗人为性情之人,填词吟诗,实为性情之产物。我们自己也有感受,有情绪时,便有了诗兴,有情调时,便喜哼曲叨词。如果烦躁苦闷不安时,给你命题,你也难有上佳之作。刻板木讷之性格性情,实难出好诗好词的。“诗有别才,非关书也,诗有别趣,非关理也”,做诗填词弄曲,乃是高雅情趣之为,岂是那整天扳着脸,一脸死相之人所玩的起的?爱诗之人,皆有一颗火热真切之心,有了这份真,我们才有缘在此相聚交流。词意须真切,自在情理之中。

 

4,词有别味,在其词意----“贵远不贵近,贵淡不贵浓”。怎么理解这意思呢?其实主要是指表现手法而言的。浓而近则很容易见识,远而淡,则雾里看花,欲得而难求。在讲近体诗时说到一个“含蓄”的概念,这里实质上就是这意思。唐诗宋词的美学特点就是两个字——含蓄。其意的表达要具有艺术性,也就是说要注重修辞的运用。多用比和兴,有话别直说。我在相关讲座时提过,写作时,别直言其义。比如,写相思,文就尽量不要用“相思”这两个字,写悲伤,文中就不要直接写上“悲伤”,比喻比拟,借物达意,这个意则表现的就不那么浅显了。直接说出,那就是“近”了“浓”了,用修辞手段艺术地表达,就是“远”了“淡”了。

 

顺便再说一点,填词之立意,立意还贵在一个“锐”字上,贵在言外之意,这在后面的讲评时我们会一一分析品味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